Model 3 致命事故曝光:三年前的重演
栏目: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:2019-07-08 09:13

特斯拉在上海的工厂正在快速建设过程中,然而最近马斯克的一封致员工信引发了人们对于这家车企的担忧。另一方面,同日曝光的 Model 3 自动驾驶致命事故又为新技术的前途蒙上了阴影。

据路透社、Electrek 等媒体报道,本周四马斯克在一封致全体员工的邮件中称,公司大概会在 10 个月后出现现金短缺,除非启动「硬核」成本削减改革。马斯克称,尽管公司在本月早些时候融资 27 亿美元,但成本削减依然是必要的。

在这封邮件中,马斯克和新任首席财务官扎克-柯克霍恩(Zach Kirkhorn)表示将审查「公司在全球各地的所有开销,包括零部件成本、工资支出、差旅费、租金以及银行账户上的每一笔支出。」

资金不足,急需「硬核改革」

2019 年第一季度,特斯拉的现金流为 22 亿美元,但公司亏损了 7.02 亿美元。因此,马斯克在四月份称,特斯拉将不得不「缩衣节食」。随后,特斯拉融资 27 亿美元帮助公司维持运营。

马斯克在邮件中写道:「这是一大笔钱,但以第一季度的资金消耗率,只留给公司 10 个月的时间来实现收支平衡。「硬核」成本削减改革虽然很难,但这是公司实现资金稳定的唯一方式,也只有这样才能达到我们帮助世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目标。」

这既不是马斯克第一次宣布特斯拉实行金融改革,也不是他第一次接受「微管理」理念,或者像他 2015 年在《华尔街日报》上所称的「纳米级管理」。那时,马斯克为自己加了个新头衔-「纳米经理」。

仅在一年前,马斯克就曾在一封致特斯拉员工的邮件称,他让财务团队「梳理公司在全球各地的每一笔开支,并将砍掉任何没有存在价值的项目」。他称自己「失望地发现」特斯拉在增加 Model 3 电动汽车产品的同时使用了太多的承包商。这些承包商就像俄罗斯的套娃一样,层层套嵌,增加了特斯拉的运营成本。

之后不久,马斯克调整了公司组织结构,并发誓要清除承包商的「桎梏」,作为「公司重组」的一部分。2018 年 6 月,特斯拉解雇了公司 9% 的员工。马斯克称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,但不得不为之。

所有这些变革都发生在特斯拉「量产地狱」的背景下,该公司努力将 Model 3 的周产量提升至几千辆,从而完成积压的 40 多万份订单。在加州弗里蒙特工厂的助力下,特斯拉最终提高了生产效率,使 Model 3 成为 2018 年最畅销的电动汽车,也使该公司有史以来首次实现连续两个季度盈利。

但这些成本削减举措并不足以令特斯拉持续盈利:这家公司在 2019 年第一季度再次亏损。特斯拉在今年 1 月份开始了又一轮的裁员,这次是 7% 的员工。

特斯拉在 2 月份宣布关闭大部分汽车门店,解雇一些销售人员,以节省开支。马斯克称这样才能销售早已承诺的价格为 35000 美元的 Model 3 基础版。2018 年 5 月,马斯克称公司已延期供应 35000 美元的 Model 3,这样才不会倒闭。同年 11 月,马斯克承认公司依然处在崩溃的边缘。

但仅仅两周后,特斯拉改变了公司计划:宣布大量汽车门店继续运营。为了平衡开支,特斯拉提高了电动汽车售价。事实上,过去几个月里,特斯拉汽车售价始终在波动。这些变化也在公司内部产生了影响。特斯拉在最近一封致股东季度信中称,在 7.02 亿美元的亏损中有 1.21 亿是由 Model S 和 Model X 价格变动导致的。

在今年一月份宣布首次实现连续盈利时,马斯克和前首席财务官 Ahuja 称得益于 Model 3,2018 年成为特斯拉历史上最关键的一年。特斯拉 2018 年电动汽车总产量是 2017 年的两倍多,公司收益达 214 亿美元,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。

马斯克曾预测 Model 3 将帮助特斯拉从 2018 年第三季度开始盈利,但 2019 年第一季度的严重亏损迫使该公司不得不做出调整。今年 2 月,在宣布 2019 年第一季度产报之前,马斯克在一次电话采访中告诉记者,他预计特斯拉在第二季度不会盈利。

所以,马斯克在最新一封致特斯拉全体员工邮件中承认公司需要实行「硬核」改革举措,从而控制现金流问题。特斯拉电动汽车自问世以来一直在烧钱,2018 年创纪录的收益和交付量依然不足以彻底解决资金流问题。所以,特斯拉始终在资金上面临危机,马斯克似乎依然要以「微管理」作为解决之道。

2015 年,马斯克向《华尔街日报》表示:「如果你在打仗,亲临现场的效果要好得多。躲在士兵后面的将军将会失败。」

Model 3 致命事故曝光:三年前的重演

特斯拉遭遇的困难不仅是在资金层面上的,近日又一起特斯拉 AutoPIlot 车祸的曝光让人们对于自动驾驶技术产生了更多怀疑。

今年 3 月 1 日,美国佛罗里达州发生了一起特斯拉 Model 3 车祸,有关机构在本周四公布了事件的细节:据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介绍,当时一辆以 110Km/h 的速度行驶的特斯拉 Model 3 与一辆半挂式卡车相撞,特斯拉轿车的车顶被整个削去。在事故发生之前 10 秒钟,特斯拉的驾驶员开启了 Autopilot 系统,而在相撞前 8 秒钟,特斯拉未检测到司机的双手在方向盘上。

这次事故导致了特斯拉 Model 3 驾驶员的死亡。

在周四的一份声明中,特斯拉对此事进行了辩护:「全球特斯拉的司机使用 Autopilot 的总里程已经超过了 10 亿英里,我们的数据表明,当一名驾驶员随时准备好接管操作的时候,有 Autopilot 技术辅助的驾驶员比没有的更加安全。」

目前,特斯拉在最新车型上提供的是 Level 2+级别的自动驾驶系统,可实现自适应巡航、车道保持、自动变道以及自动停车等能力。今年初特斯拉在一份安全报告中称,开启 Autopilot 的驾驶员每 287 万英里发生一次事故,而关闭该功能的特斯拉车主每 176 万英里发生一次事故。

然而最近披露的事故让人想起特斯拉在 2016 年 5 月出现的第一起致命事故:一辆开启自动驾驶功能的 Model S 在佛罗里达州的高速公路上以 120km/h 的速度钻入了一辆半挂卡车底部。

今年 3 月特斯拉 Model 3 事故的示意图:与 2016 年的事件何其相似。

尽管事故形式类似,但最近的 Model 3 事故与 2016 年的 Model S 事故也有不同之处:Model S 上搭载的是由以色列公司 Mobileye 提供的自动驾驶技术(事故发生之后,特斯拉宣布与 Mobileye「分手」)。而最新的特斯拉 Model 3 上搭载的是特斯拉自研的第二代系统。

尽管自动驾驶系统有了很大幅度的更新,但同样的事件又再次重演了。三年过去了,特斯拉并没有解决这一问题吗? 

购买咨询电话